hmxxlsy

安德莉凯利:

去年春天,陪父母在关西玩了一大圈,老人家们唯一颇有微词的就是日料中蔬菜的匮乏。相比于家中晚餐两荤两素的标配,口味单一的蔬菜色拉和只能塞塞牙缝的前菜就相形见拙了。后来在难波车站附近吃了一次蔬菜素食为主的和食buffet之后,发现这倒不失为一个补充蔬菜的好途径。叶菜、南瓜、菌菇、鸡蛋、淀粉充足的土豆和山芋,或煮或炖,嫌热量不足口味清淡的也可以随意取用炸鸡块(味道绝对远超KFC);主食有热腾腾的白米饭(配味增汤)和冷乌冬或荞麦;软饮往往是果汁与汽水为主,附以红茶与咖啡;最妙的还是甜品,往往藏在最侧面的柜子里,算不上精巧却花样繁多,一拉开柜门第二个胃的灵魂就被迅速地唤醒了。

在轻井泽站的outlets里逛完new west区,向east区移动途中就看见轻井泽natural buffet(軽井沢・ナチュラル・ビュッフェ),1980日元/人的buffet不算特别便宜但极度满足了苛求着纤维素的胃。在初春暮冬的温暖阳光下,选了一个离滑雪场最近的窗边位置,依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,开始舌尖上的旅程,真是再惬意不过。


徐嘉靖Justin·LoFoTo:

#波斯,波斯#D7,伊斯法罕。傍晚时分的三十三孔桥,扎因德鲁河已经干涸,空留一大片空地,让我们得以随便在桥的正面凹造型。桥底一连串的桥洞,气氛由落日的暖色光线营造。夜幕降临,吉他手的弹唱和当地人的歌唱盖过了耳边的虫鸣。By Sony α7R+FE 35 2.8、55 1.8,α99+16-35ZA、70-200G(新浪微博:@徐嘉靖Justin

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:一千张面孔分之一

行者-BLOGBUS:


洛基山是几乎纵贯北美大陆心腹,是地球四十六亿年生命中重要的痕迹。由洛基山发源的十三条河,如血脉流动,将北美的灵气灌注入三个大洋。而依靠洛基山千变万化的地貌的,则有十一座国家公园,其中包括著名的美国黄石国家公园。在加拿大境内首屈一指的,则是天穹极光,弓河漫游的班夫国家公园。


班夫国家公园的成立可以回溯到到1887年,是加拿大第一座国家公园。在上世纪初,是欧洲富人的热门远足地之一。因为早春,去班夫小镇的一路上,农田仍然都还是收割后的休息期,并没有夏天那样广阔的葱郁。天气也不怎么给面子,一直到班夫镇上,雨雪也都还未完全消停。


班夫镇上人并不多,建筑风格和背靠洛基山让这个小镇散发着浓郁的北美味。街上人不多,是还没到周末的原因,所以小镇的节奏是让我很喜欢的舒缓。在小镇上随意逛逛,找到风停雨住的间隙,去硫磺山登顶碰运气。



说是碰运气,实际天气好与坏还不是都得上去。这张冰川观光车的照片,完全能说明此刻不能再糟糕的天气情况。



登顶硫磺山,要乘坐高差两千多米的缆车。这让我想起去年夏天在大屿山的低空“飞行”。与那时山海相接的和谐不同,去山顶脚下一路都是密布松林的冰雪山川。那一刻心里闪过的念头,有一些孤独,也有一些回归。或许是在人文历史丰富的城市和恬静精致的田园风光生活了太久,开始需要吸取一些偏于自然,偏于粗犷,而又和几年前的大漠孤烟不同,这些冰针和岩石完全没有扬尘和浮躁,而让人在乎的是冷静和坚毅。



山地的气候确实难以捉摸。结束前半程迎风而上的缆车之旅,在接近天顶的时候,飘起一阵急雪。还好准备了冬装,本以为要启用踏雪寻梅的剧本,天公却在一杯咖啡之后打赏了我们半个小时的蓝天的阳光。用网络上流行的话来讲,这就是“人品大爆发”(爆发太早结果在西雅图连着三天风雨交加)。


缆车终点站是一个游客休息站,供徒步登山的游客躲避和休息,而有人工修葺的木制栈道,直接通向一公里外另一座山峰的气象观测站。




徒步在这栈道上,沿途硫磺山两侧和班夫小镇的全景尽收眼底,如油画一般的美得太不真实,偶尔小型哺乳动物一闪而过,会让人觉得不够刺激,又有点期待见到黑熊。



走走停停随意的漫步,但也很快就到达气象站,回首来时路,缆车站在巍峨的山峰映衬下,像个大自然的可爱玩具。心里念念不忘的,却是打算要在未来再至此,体验一次徒步登山的快感。




每个栈道的平台似乎都是经过了精心设计,只要站在平台,就算随便拿捏也能出上两张自觉满意的照片。山下费拉蒙酒店背后的弓河是孔雀蓝的锦缎,在这绿林和白雪之中像丝带,将这美景化作礼物,留给每一个想要带这美丽回家的人。





在这一日与自然贴近的末尾,我们则到费尔蒙酒店里小憩,短暂体验这一百年前建立的苏格兰式城堡酒店。除基本的住宿餐饮和娱乐设施外,酒店在二层专门设立了一个小型博物馆,陈列了关于酒店历史的照片,画作以及酒店使用过的账本,器物。




在年初做行程规划时,关注了卡尔加里附近的野牛碎头崖,关注了向南三百公里的冰川公家公园,甚至关注了西边的省立恐龙公园,恰恰没做到班夫的功课。所以特别庆幸放弃了原有计划,造访这洛基山一千张面孔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面,这一向是我视为珍宝的旅行中的意外风景。


PS/在准备写班夫的资料的过程中,我突然欣喜的发现,我和隔着九千公里外的表哥,生活在同一纬度线上。尽管我们仍然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和自然风光中,但仍然可手捧寒夜烛龙,共享玑璇瑶光。

远方:

印度,默哈伯利布勒姆(2)
在一个宗教节日里,妇女们集中在一个地方做饭。

Amber梁馨心·LoFoTo:

【Sunset Beach 日落海岸】弎

吃过晚餐,我骑单车去拍日落。

这里的日落很美,也是它名字的由来。

很多旅客把车停在路边,欣赏一轮红日缓缓落下。

我的相机已经无法准确的复述那由橙转红变紫的绚丽景象

但我并不恼。每一幅画面都在脑海里,我的心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。

这才是旅行的意义和收获。

Zaihaoxin.:

这 里 是 桂 林 ,我 在 这 里 等 待 你 们 的 到 来  ( 3)。/zaihaoxin

到隔壁岛国散散步(三十二)

mola很懒:

老谋子挖掘了两代在西方电影界最具影响的中国女星,巩俐和章子怡。十年前两人合拍的一部电影《艺伎回忆录》却并非出自老谋子之手,还是很猎奇的说着英语演日本人。等等,这是篇游记不是影片。对,接下来就是和旅游相关的内容了。





小百合(大后寿寿花饰)童年时被卖到置屋,处处受到初桃(巩俐饰)的刁难。直到有一天在桥上遇到主席(渡边谦饰),并受到鼓舞后,才一扫内心的阴霾决心成为艺伎。之后,她拿着主席送给她的冰淇淋,感动地跑过一排整齐的红色鸟居,这番唯美的镜头,给很多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接下来要说的就是这一大片鸟居,千本鸟居。






作为神域和人间的结界,鸟居是神社必不可少的建筑,也是日本特有,最能引起外国人注意力的。千本鸟居就位于京都伏见稻荷大社后方的山上,凭借着《艺伎回忆录》的影响力,这座神社成为2014年度最受外国人欢迎的观光景点。







伏见稻荷大社是全日本3万余座稻荷神社的总社本宫,稻荷神是掌管农业与商业的神明,因此有种说法,在这里祈求财运是最灵验的。而稻荷神在人世间的化身就是狐狸,所以在日本的神社中常常能见到狐狸样式的石雕。







在本殿祭拜完狐狸大神后,就要激动地去参观重头戏——千本鸟居。第一眼看到这一大片的红色,衷心赞叹这壮观程度,巨大的数量填充的确能给人的感官带来极其强悍的冲击力。很理解,为什么老外在看了帝都的奥运会开幕式后,会直呼excellent。可就在这时,后面的小哥非常不解风情地来了一句,这一纵排列的鸟居好像多米诺骨牌,要是倒下来就糟糕了。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兴奋劲儿都被多米诺骨牌的比喻浇灭了,心塞归心塞,但也是很形象的说法。







在这一望无际的鸟居中穿梭,恍惚中真有进入神界的错觉,越往山上走,人越少,而自然的东西就越多。待走到新池时,周围的路灯开始点亮,若是跨过鸟居遇上神样也不觉得稀奇。耳边时不时传来乌鸦略带凄凉的嘶叫,国人是很不喜欢这种生物的,我想除了外貌之外还有听觉的抵触,悲凉地好像要打穿思维屏障,挖掘出内心的悲哀才肯罢休。反之,日本文化中的乌鸦,就全然不是一回事儿,它们是吉祥之鸟,又可以超度人的亡灵。在这“荒山野岭”之中,夕阳西下之时,鸦群绕树三匝盘旋回巢。仰望天空,黑色的乌鸦和灰色的天空相配地如此和谐,竟有种在看黑白电视的怀旧感,相比较黑色的夜给人带来的寂寞,我以为远不止黄昏带来的惆怅更容易让人掉进记忆漩涡。





越往上越寂静,心灵与自然的触碰也更加纯粹。到了一处平台后,回望城市的万家灯火,仿佛有种看异世的冷傲之感,下方这些芸芸众生总是脱不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琐事,总是要为了生计奔波操劳怨声载道,而我可以抛却这些所有的困苦,立于这山野冷眼旁观一般。一群修学旅行的学生吵吵闹闹地上来,瞬间拉回了现实世界。一介凡夫俗子也敢脑洞大开,不过摆脱一时的尘俗也是幸运,也才晓得,我还不是那么厌恶这熙熙攘攘的喧闹声。




这种对人气息的渴望,在向着山高处前进时,感触愈发明显。黑色的幕布已经彻底降下,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,却也只有星星路灯带来些许岌岌可危的亮光,一旦落入灯光能力范围的境地,就是隐约的不踏实感。即使心中默念小狐狸会保佑我的,还是没能坚持走完这整座稻荷山。有些后悔轻信了攻略强调说要夜行稻荷大社,但也更加佩服那些拍得夜景的旅人,为了那份独特的幽静感得默默承受孤单和恐惧。





至于我嘛,进城觅食去吧。京都塔在当天打出了红绿色的灯光。是了,差点忘记日历翻到了12月25日,一直没有过圣诞节的习惯,也不刻意去记挂着日期的游走。偏偏独自在外时,对节日的敏感度莫名其妙的高。也好,庆祝下这天吧,来个豪华点的定食——亲子饭加荞麦面。